30亿美元股票收购计划搁浅,WeWork前CEO起诉软银“滥用权力”

商业
30亿美元股票收购计划搁浅,WeWork前CEO起诉软银“滥用权力”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5-06

2020-05-06

5 月 4 日,诺依曼宣布起诉软银——WeWork 的最大投资者,理由是软银“加倍滥用权力”
软银 商业
5 月 4 日,诺依曼宣布起诉软银——WeWork 的最大投资者,理由是软银“加倍滥用权力”

“我和孙正义的个人关系是美丽的,”2019 年 1 月,时任 WeWork 联合创始人兼 CEO 的亚当 · 诺依曼(Adam Nueman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诺依曼已不再是 CEO,而他和孙正义的关系似乎也不再美丽。

刚刚过去的 5 月 4 日,诺依曼宣布起诉软银——WeWork 的最大投资者,理由是软银“加倍滥用权力”,而且还“秘密采取行动破坏并撤回了价值 30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使自己和其他投资者蒙受损失。

这项股票收购要约原本是 2019 年 10 月软银提出的,作为总价值高达 95 亿美元的 WeWork 援助计划的一部分。当时,软银打算从后者现有股东手中购买最多 30 亿美元的股票,缓解其面临的严重现金危机,最终完成对 WeWork 公司的掌控,控股约 80%。

作为 WeWork 的联合创始人兼前任 CEO,诺依曼自然持有大量股票。

如果软银实施股票回购计划,他预计将卖出手中价值 9.7 亿美元的股票,剩下的 20 多亿美元由其他投资者瓜分。除此之外,他还会获得 1.85 亿美元现金和 4.25 亿美元贷款,用于偿还以公司股票抵押的银行信贷额度。

从收益来看,诺依曼无疑是收购要约的最大单一受益者。

30亿美元股票收购计划搁浅,WeWork前CEO起诉软银“滥用权力”

图 | 亚当 · 诺依曼(来源:Eduardo Munoz/Reuters)

不过,这项原本预计在今年 4 月 1 日截止的要约却未能如期完成。

对此,软银给出了多个理由,包括公司正在面临来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其他监管机构的民事及刑事调查,新冠疫情对公司业务的负面影响,以及 WeWork 中国的合资企业控制权尚未交接完毕。

然而诺依曼在诉讼中提出了不同看法,他指控软银及其 CEO 孙正义利用个人影响力,向投资者施压,故意阻止交接完成,使合并条款未能达成一致,有暗中破坏之嫌。

针对诉讼,软银首席法务官罗伯特 · 汤森德(Robert Townsend)发表声明称,公司将“对这些毫无道理的指控积极辩护”,同时还表示公司“没有义务完成要约收购(tender offer)”。

诺依曼希望能与 WeWork 董事会在 4 月提出的诉讼合并,后者同样是针对软银的,只不过是以公司的名义。诉状强调,软银是因为自身 “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 才采取了决绝手段来撤回股票收购要约。

“(撤回收购)显然是买方后悔了,违反其合同义务,”股东在起诉书中表示,诺依曼选择相信软银和愿景基金,他和成千上万人辛辛苦苦建立了 WeWork,却遭到无耻的虐待。”

股东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受到 WeWork 上市失败和 Uber 股价大幅破发的拖累,软银集团和愿景基金的财务状况确实令人担忧。

今年 2 月公布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软银集团营收约 2360 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 99%。从整个财年来看,备受关注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出现了 165 亿美元亏损,第二期规模也将缩减。现在又赶上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糟糕的外部经济环境只会雪上加霜。

这些担忧加剧了诺依曼和 WeWork 股东采取其他方式的意愿,比如诉诸法律,迫使软银履行收购要约,以满足自己的利益。不过双方目前各执一词,如何收场尚未可知。

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即使他们获得胜诉,也只是满足股东利益,对于深陷泥潭的 WeWork 走出困境似乎毫无帮助。

疫情出现之前,WeWork 就因巨额亏损和糟糕的运营状况饱受质疑,IPO 计划因此取消,CEO 换将,还进行了一波大裁员。

现在疫情肆虐之际,已经传出 WeWork 在美国多个地点延迟交租的情况。由于居家令的实施,其办公楼也大多处于闲置或封锁状态。更重要的是,一旦未来居家办公成为新的工作习惯,其商业模式将遭受致命打击。这或许也是软银撤回收购要约的利益考量之一。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