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科学
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6-05

2020-06-05

美国小型飞行器初创公司 Kitty Hawk(小鹰)近日宣布 “Flyer” 将被终止,解散 70 人组成的项目团队
科技
美国小型飞行器初创公司 Kitty Hawk(小鹰)近日宣布 “Flyer” 将被终止,解散 70 人组成的项目团队

美国小型飞行器初创公司 Kitty Hawk(小鹰)近日宣布,由于缺乏商业前景,5 年前开始的单人飞行器研发项目 “Flyer” 将被终止,解散 70 人组成的项目团队,其中绝大多数员工将离职,剩下的人将被转移到另一个名为 Heaviside 的项目团队中。

“在 Flyer 项目上,我们找不到通往可行商业计划的道路。但我们将把学到的经验、技术和知识用在 Heaviside 项目上,并将其作为未来的主要平台,翻开下一篇章,”小鹰公司 CEO 塞巴斯蒂安 · 特伦(Sebastian Thrun)表示。

自 2010 年成立以来,小鹰公司都是十分低调的存在,很少公布项目进展。但其背后站着一众硅谷大佬,有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 · 佩奇担任投资人,谷歌 X 实验室创始人塞巴斯蒂安 · 特伦担任 CEO,推特工程部门前 SVP 亚历克斯 · 罗伊特(Alex Roetter)担任 Flyer 项目主管,因此一举一动都备受外界关注。

这次被画上句号的 Flyer 项目在 2017 年首次公之于众,但早在 2015 年就开始在内部孵化。项目愿景是开发一种能够垂直起降的纯电动单人小型飞行器(eVTOL)。最早人们猜测其样式可能类似于科幻电影中的飞行汽车,因此在早期报道中,该项目又被称为是“拉里 · 佩奇的飞行汽车”。

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图 | 2017 年展示的 Flyer 原型机

2017 年 4 月,小鹰首次展示了 Flyer 的演示视频。

视频中的原型机虽然略显简陋,只有简单的支架和必要的引擎和操控杆等硬件,但驾驶员已然可以坐在上面,在水上执行起飞、低空飞行、悬停和降落等基本操作。不禁让人想亲自上去试一试。

只展示了原型机,小鹰公司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商用版将在 2017 年年底推出,同时宣称 Flyer 飞行器非常容易操控,不需要飞行执照,即使是完全没有经验的人也能在 “几分钟之内” 学会如何驾驶它,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

为了进一步吸引早期消费者,小鹰还推出了会员制度,尽管还没有推出任何产品。人们花费 100 美元就可以加入三年期会员,享有的权益包括进入产品购买等待名单,获得带有公司 logo 的礼物,获得飞行模拟器和公司活动的独家参与资格,还能在购买 Flyer 时得到 2000 美元折扣。

不过随后小鹰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直到一年后的 2018 年 6 月。公司这回邀请了知名 YouTube 网红凯西 · 内斯塔特(Casey Neistat)前往其内华达州的 Flyer 项目测试基地,请他学习和试驾 Flyer。

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图 | 2018 年大变样的 Flyer

视频中的 Flyer 比一年前有了不小的改变和进步,更像是接近消费者版本的样子。机身从简陋的支架变成了黑白相间的外壳,用于水上降落的浮筒仍然存在,但也涂成了与机身颜色相称的白色,主要驱动装置是 10 个电机驱动螺旋桨,总重量约 113.4 千克。

受到政策限制,测试中的 Flyer 最高只能升空 3 米,时速不得超过 32 km/h。

这次的小鹰依旧意气风发,但与一年前的状态相比,公司高管在回应关键问题上更加谨慎。比如学会驾驶的训练时间从 “几分钟” 变成了“数小时”,没有给出预售时间和价格(距离原定商用版推出的时间已经晚了半年),也没有公布是否接受预定,只是强调感兴趣的人仍然可以加入会员。

同一时期,小鹰还透露了公司的另一个项目,名为 Cora。该项目旨在研发一种无人驾驶的垂直起降飞行器,外观更像安装了无人机螺旋桨的传统飞机,潜在应用是类似无人驾驶出租车的空中公共交通工具。

这项业务目前已经剥离出来,于 2019 年 12 月与波音公司成立了新的合资企业 Wisk。小鹰公司主体现在其中的参与度有限。

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图 | Cora 项目

回到 Flyer 项目,小鹰公司在 2019 年并没有太大动静,但突然宣布终止该项目实属意料之外——邀请网红造势通常被视为是即将正式发布产品的营销手段,况且之前的演示视频、会员和等待名单制度,一直让人觉得公司可信度和产品完成度颇高。

在官方博文中,项目总监和 CEO 写道:“Flyer 项目的目标是,证明公司具备使无人机易于飞行的技术,并且能够将其规模化,使小型个人电动飞机成为现实。”

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图 | 2015 年仍处在项目初期的 Flyer

他们认为自己做到了这一点。过去五年中,小鹰制造和试飞了 111 架飞机,超过 75 人试驾了 Flyer。人们只需不到两个小时的培训,就可以安全地操作飞机,成为飞行员。最多的时候,小鹰在一天内训练了 50 名新手飞行员。

“最重要的是,驾驶过 Flyer 的人认为这种体验很神奇,它改变了人们对飞行的认识,”信中写道。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小鹰 CEO 特伦也意识到,无论多么神奇的体验,都要面临难以找到大规模商业用途的尴尬。如果只停留在小众领域,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技术和经验始终无法发挥最大价值。因此,趁尚未投产而及时止损和调整战略,才是当务之急。

但同时小鹰认为,Heaviside 是未来最重要的项目,是值得“押重注的(double down)”。

事实上,不算已经分离出去的 Cora,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项目,除非还有其他秘密项目在内部孵化。

缺乏商业前景,拉里·佩奇投资的硅谷“小鹰”折翼

图 | 继 Flyer 后被给予厚望的 Heaviside

Heaviside 也是垂直起降小型电动飞行器,但无论是从设计理念,还是从外观来看,它都更像是商用工具,而非 Flyer 那样的休闲娱乐用途。它的应用前景类似于小型私人飞机,驾驶员即乘客,以短途出行或通勤为目的。

Kitty Hawk,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城镇。1903 年,莱特兄弟在这里进行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可控的、持续的动力飞行试验。小鹰公司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至于小鹰能否进化成雄鹰,未来能不能像莱特兄弟一样青史留名,Flyer 已经给出了令人失望的答案,我们也只能等待 Heaviside 的结果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