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生活文化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0-07-20

2020-07-20

对于末日和毁灭的恐惧,会驱使人们做各种事。
科技 生活文化
对于末日和毁灭的恐惧,会驱使人们做各种事。

2020 上半年,世界各个角落都经历了惶恐,并且一切仍将继续。

对于末日和毁灭的恐惧,会驱使人们做各种事。病毒肆虐,气候巨变灾害,人类核战争,彗星撞地球…… 现实越动荡,末日来临的恐惧就越具体。

当一个人为将来的社会崩溃或不可抗灾难,提前认真做准备,就成为了一个“生存主义者”(survivalist)。

而有些富豪,则愿意一掷千金购买全套解决方案,比如完全位于地下的豪华避难所。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结构示意图,中间七层是客房,上下是功能区域(来源:Survival Condo)

全套生活娱乐设施,食物可以吃五年

某种意义上,这个建筑像一个逃离地球的太空舱,只不过深深埋在地下。官网对人们说:不要把这里当作一个沉闷混凝土地下室,这是一个你需要的安全场所,有你所期待的舒适与奢侈。

它的名字叫做生存公寓(Survival Condo)。位于美国堪萨斯州北部郊区,延伸到地下 60 米,被分割成十五层。其中七层是客房,价格在 150 万美元到 450 万美元之间。如果想购买某一层的全套客房,价格是 300 万美元。

公寓的具体地址保密,只有已购买的顾客或者预约的潜在顾客,才可以访问。公寓外面有 24 小时的警卫,防卫的铁栅栏。进入这栋地下宫殿,最后要穿过重达 8 吨的门。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生存公寓入口(来源:CNet)

在公寓内部的居所,窗户上的 LED 屏幕可以模拟地面上的风景。客户可以选择是看见附近的松林,还是其它景观。一位来自纽约的住户希望能在窗子上看见中央公园一年四季的变幻。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有窗户的起居室(来源:CNet)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厨房与饭厅(来源:Survival Condo 官网)

公寓里配有厨房、装有浴缸的浴室,储存的食物份额是每个人五年。目前有储存的罐头,未来还计划养鱼,并在照明系统下培育植物。为满足医疗需求,建筑里甚至还有一张牙科诊疗床和手术室。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罐头储存区、光照培育植物环境(来源:Survival Condo 官网)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牙科床(来源:CNet)

日常的衣食住行之外,建筑中也配了各种娱乐设施,有游泳池、电影院、健身房,甚至还有攀岩墙。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游泳池、健身房、攀岩墙(来源:Survival Condo 官网)

昔日导弹发射处,如今避难所

官网说道:事实是,你可以找到其它 “生存” 的方案。但是目前,没有一个选项能以我们最先进的技术提供心灵的平静,以及通过生存公寓所有权提供的舒适与奢侈。没有什么能与之媲美。

似乎在暗示,购买了所有权,就是购买了一份高枕无忧的心境。

公寓主人拉里 · 霍尔(Larry Hall)在 2008 年花 30 万美元,从政府手中购买了这个“冷战遗物”,用了4年时间,投资 2000 万美元将原来做过导弹发射井和核武器库的建筑,改装为富豪避难所。

导弹发射井诞生于 20 世纪 60 年代。在下发射指令时,是操作员的藏身之处,后来作为武器库放过核弹头。裸露在地面的一小节,被 9 英尺厚的环氧硬化混凝土墙包裹,曾经可以承受核爆炸,如今可以用来抵挡外部世界的危险。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导弹发射井(来源:Survival Condo 官网)

除了电、网络、水循环系统之外,官网介绍,整个地下建筑还配备了 “生物、化学、核” 过滤系统。在现在的特殊时期下,它能提供一个更少可能接触 COVID-19 冠状病毒的环境。

富豪版末日避难所曝光:导弹发射井改装,内部极奢华

图 | 关于阻挡新冠病毒的回答(截图来源:Survival Condo 官网)

谁会买这里的屋子?霍尔表示,所有人都是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他们非常成功:医生,工程师,律师,国际商人…… 几乎所有人都有孩子。而且他们担心“万一”。

这些 “万一” 可以是:超级风暴,海啸,太平洋地震,飓风,全球气候变化,粮食短缺,经济崩溃,陨石,太阳耀斑……

而霍尔本人开始担心这些假设,是在 2001 年 911 事件之后。

精英们的未来投资

实际上,精英们的生存主义焦虑已经存在多年。2017 年,纽约客一篇《世界末日预备赛》的长文介绍了种种准备,从存储食物、防毒面具、直升飞机,到准备移民计划。

新西兰是理想的避难所。在特朗普当选后的 7 天,就有 13401 名美国人在新西兰移民局登记,是日常的 17 倍。

著名的嬉皮士,斯图尔特 · 布兰德(Stewart Brand)也曾研究过一段时间生存主义。他对乔布斯和凯文 · 凯利等人都产生过重要影响。著名的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就来源于他出版的《全球概览》。

他认为,人们退缩回更小的经验圈中,危害了“更大圈子的共情”,即对所共同面对问题解法的寻求。“简单的问题是,我怎样保护自己和我的所有?更有意思的问题是,假如明文按照几个世纪前一样的方式在运作,要怎么办,如果它只是一直在挣扎,我们又怎么做?”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