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Deepfake拍纪录片、做表情包,盘点2020年Deepfake大事记

科学
用Deepfake拍纪录片、做表情包,盘点2020年Deepfake大事记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21-01-07

2021-01-07

Motherboard 记者山姆·科尔发现,互联网上出现令人不安的新事物。
科学
Motherboard 记者山姆·科尔发现,互联网上出现令人不安的新事物。

2018 年,Motherboard 记者山姆·科尔发现,互联网上出现令人不安的新事物。一位名为“Deepfake”的 Reddit 用户使用人工智能算法,将色情片主角的脸换成名人的脸,在当事人不知情、未同意的情况下,上传这些虚假色情片。

拍纪录片、做表情包,盘点2020年Deepfake大事记

科尔披露了这一行为,那正是 Deepfake 科技蓄力之时。一年后,Deepfake 色情片不仅仅在 Reddit 上传播,而且,许多软件可以“剥掉”任何被拍到的女性所穿衣服,获取此类软件也轻而易举。

自此之后,Deepfake 名声就不好,但这也正常。这类技术依然多用于制造假色情片,一位女性调查记者遭到严重骚扰,被迫暂时噤声。最近,一位女性诗人兼小说家受到惊吓和侮辱。另外,若将 Deepfake 用于政治目的,可能会产生令人信服的假新闻,破坏本就不稳定的政治环境。

不过,操纵和合成媒体的算法越发强大,带来的一些应用颇有潜力,当然,也有些用法搞笑、有些则平平无奇。下面,我们按时间顺序总结了一些最受欢迎的应用,并解释了为何这些应用代表未来趋势。

易容揭秘者

6 月,《欢迎来到车臣》成为第一部使用 Deepfake 来保护主角真实身份的纪录片。该片讲述俄罗斯如何迫害性少数群体。故事主角是与迫害斗争的活动人士,为了避免遭受酷刑或被杀,都隐姓埋名。导演大卫·法兰西考虑许多隐藏身份的方法后,决定采用 Deepfake 作“掩护”。法兰西向世界各地的性少数活动家借脸,然后将这些人的脸嫁接到片中主角的脸上,他因此保留了拍摄对象所有面部表情,痛苦、恐惧和人性都一览无遗。该片共掩护了 23 人,开创了新的揭秘者保护形式。

重塑历史

7 月,麻省理工学院的两位研究人员弗朗西斯卡·帕内塔和哈尔西·伯根德发起项目,讲述 1969 年阿波罗登月事件另一种可能。该项目名为“月球灾难事件”,使用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为登月失败准备的演讲。研究人员分别与两家公司合作,利用Deepfake技术创作音频和视频,并聘请了一名演员提供“原片”表演。然后,研究人员用两款软件分别处理声音和脸部,拼接成 Deepfake 尼克松。

这一项目展示 Deepfake 技术如何讲述历史可能、并且令人信服,而另一项目则预示历史事实如何通过 Deepfake 活起来。2020 年 2 月,《时代》杂志利用虚拟现实技术,重现了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的游行,观众身临其境。该项目并没有使用 Deepfake 技术,但之后,腾讯在一份关于公司人工智能计划的白皮书中引用该项目,并表示 Deepfake 技术在未来可以用于类似目的。

表情包

夏末,Deepfake 自制表情包工具风行全网。尤其一款名为“Baka Mitai”的自制表情包。人们纷纷学会自己做,Baka Mitai 随之爆红。支持此类表情包的算法源于 2019 年的一篇研究论文。用户利用该算法,可结合一个人的脸部照片与其他人的视频制成动画。其实再怎么说,效果并不是很好,但特别搞笑。有这类现象也在意料之中,毕竟 Deepfake 等操纵媒体技术能发展,先玩起来、再跟风正是推动力之一。所以,一些专家强调需要设门槛,防止讽刺演变成滥用。

体育广告

体育明星日程忙碌,平常很多时候聚在一起就不容易,在封锁期间则全然不可能。所以,如果想在洛杉矶拍摄广告,并且邀请了分散在全国、居家隔离的运动员出演,只能造假。8 月,流媒体网站 Hulu 播放一则广告,以宣传重新上线的体育节目。广告由 NBA 球员达米安·利拉德、WNBA 球员斯凯拉·迪金斯·史密斯和加拿大冰球运动员西德尼·克罗斯比主演。这些明星放下烤面包大业,回归运动,打着篮球、或挥着冰球棒。真的是这样吗?非也。这些明星的脸是用 Deepfake 技术叠加到替身的脸上。该算法利用 Zoom 拍摄的球员影像进行训练。其实多年来,人们一直用计算机技术来伪造类似事物,但有了 Deepfake,操作更容易、成本也更低。而在 2020 年,所有事情都只能远程,Deepfake 技术更是蓬勃发展。除了 Hulu,包括 ESPN 在内的其他广告商也尝试了 Deepfake。

政治运动

9 月,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无党派宣传组织 RepresentUs 发布了两则 Deepfake 广告,主角分别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传达的信息都是:我用不着干涉美国选举,美国会自毁民主。这并不是政治运动首次使用 Deepfake 技术了。2020 年 2 月,印度政治家马诺·蒂瓦里在一段竞选视频中使用 Deepfake 技术,人们错以为他在说 Haryanvi 语,即蒂瓦里目标选民所讲的印度方言。但 RepresentUs 的做法则颠覆了 Deepfake 技术在政治活动方面的形象。虽然专家们经常担心,采用 Deepfake 技术会引起混乱、破坏选举,但 RepresentUs 恰恰相反,该组织是试图启发公众意识到选民压制,来保护投票权、提高投票率。

电视秀

如果觉得 Deepfake 商业广告、惊艳一时的应用有些眼熟,那么情景喜剧《南方四贱客》制作者特雷·帕克和马特·斯通用 Deepfake 做的事,想破脑袋都想不到。10 月,特雷·帕克和马特·斯通推出新作《萨西·贾斯蒂斯》,这是第一部 Deepfake 电视节目。这档讽刺节目每周更新一次,主角萨西·贾斯蒂斯为地方新闻台记者,脸用 Deepfake 技术替换成特朗普的脸。节目中,萨西采访了用 Deepfake 技术伪造的贾里德·库什纳和阿尔·戈尔等人物,其中,库什纳的脸叠加在一个孩子的脸上。《萨西·贾斯蒂斯》问世后,Deepfake 技术便不仅用于营销噱头、恶意欺骗,而且冲击了文化主流。技术不仅用来创造人物,而且本身也是讽刺对象。在节目第一集中,萨西·“特朗普”·贾斯蒂斯扮演消费者代言人,调查“Deepfake新闻”背后真相。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